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夹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息公开 > 公开指南

“传奇佛山、天下武林”2010年岭南武术文化高峰论坛在西樵黄飞鸿狮艺武术馆拉开序幕

发布时间:2010-09-28 来源:市体育局

  少林寺监院释延琳(中)、登封少林鹅坡教育集团董事长梁少宗(右)在论坛上。
  外国习武者在论坛上展示蔡李佛拳。
  黄飞鸿纪念馆习武者展示洪拳。
  少林寺监院释延琳(左)、香港咏春联合会主席冼国林(右)接受媒体采访。
  黄飞鸿纪念馆习武者展示洪拳大刀。

  /本版图片均由本报记者周敏摄

  

  “源于中国,属于世界”的武术,既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,也是世界传统文化的重要一支。近几十年来,中国武术发展迅速,武术的诸多功能逐渐得到了世界人民的认同和青睐。但如何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更好地发展武术产业,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,已成为不得不研究和思考的问题。

  日前,由佛山市政府主办的“传奇佛山、天下武林”2010年岭南武术文化高峰论坛在西樵黄飞鸿狮艺武术馆拉开序幕。少林寺监院释延琳、黄飞鸿夫人莫桂兰养子李灿窝、香港咏春联合会主席冼国林等多名武术界重量级嘉宾到场,与佛山五大门派的高手共商佛山武术产业发展出路。

  基本功:认清现状

  建议:“带着佛山的功夫文化走出佛山”

 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。每个人心中也都有一个或明或暗的功夫图腾。他们或是飞檐走壁、桀骜不驯的武林高手,或是在国家、民族危难之际挺身而出的大侠义士,又或是号令江湖的盟主。他们不但有盖世神功,还有高贵的人格,却与商业扯不上关系。

  但时代变了。国人印象中最威严、最传统的少林寺都开始向商业靠拢,各类专业公司则把功夫看成像足球、篮球一样开发、包装和营销赚钱的竞技运动,国外有成功的商业收益的武术格斗赛事。

  而在最为世界熟知、诞生了黄飞鸿、叶问、李小龙等武术明星的佛山,代表着武术传统和原生态的民间武馆们,则在传统与现实中挣扎,他们缺乏少林寺的机遇,没有承办联赛的公司们的财大气粗,他们只能在收徒与收费之间艰难生长。为了擦亮“佛山武术”这一金字招牌,佛山政府正在发力。走出一条适合佛山的武术产业之路,正是佛山多年来一直努力的方向。

  “在政府的推动下,佛山武术产业的发展前景是非常好的。”澳门咏春国术馆会长李发权表示,无论是前天在罗村举办的大型咏春集体表演申报吉尼斯纪录,还是昨天的武术论坛都显示出佛山政府致力于推动武术发展、擦亮佛山武术品牌的决心。经过这几年佛山人的不断尝试,武术发展产业化的路子的确也出现了初步的思路。“李小龙”、“黄飞鸿”是佛山两大武术品牌,近年来,禅城、南海和顺德正着力于打造和包装这两个武术品牌,通过纪念馆、国际龙狮大赛、大型主题武术公园等形式为实现佛山武术产业化服务。而佛山武术作为佛山一个传统和标志性的历史文化,谋求与旅游、影视、陶瓷、中成药和粤剧等行业的结合点,也是为武术产业化提速的一个重要措施。目前,佛山拥有 “李小龙纪念馆”、“黄飞鸿纪念馆”、“佛山精武会”、“叶问故居”等大批佛山武术历史文物资源,为打造佛山成为世界武迷朝圣地打下了基础。

  但有武术人士却认为政府搭的台还不够完善,因为要展示自我,就先要认清自己。该武术人士倡议,政府应该将武术发展确确实实当做一项文化产业工程去关心,经常组织练武人带着佛山的功夫文化走出佛山这个圈子,到外面看看,多交流,知道自己在怎样的一个位置上。

  内功:消除纷争

  建议:“咏春是一家,不分你我他”

  说到交流,佛山走出的机会可能实在有限,但是请进的还真不少。就像正在举行的2010年“工商银行杯”国际咏春邀请赛就有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咏春爱好者参加。佛山武术作为多个拳种的发祥地,经常有不少海外的弟子寻根或者求学。但是派系之争往往却让这些外来人困惑不解,更让佛山武术发展受到不少掣肘。

  “门派多,是好事也是坏事,但关键是一定要有凝聚力。”佛山1506创意城董事长邱代伦对于佛山武术产业一直满怀热情,早在去年佛山创意产业园与郑州登封牵手发展武术、创意文化产业。只是,就连佛山武术人都自认目前还做不到这一点。其中,近年来最具人气的咏春拳,还凭借一个两“春”之争,更加引人关注。

  知道叶问的人,未必知道他曾跟两位师傅学过拳。一位是梁赞之子梁璧,另一位是陈华顺。其中,梁赞被认为是咏春的发扬者,人称“佛山赞先生”。其门人包括如今的佛山精武会会长梁旭辉等。陈华顺世居顺德,人称“找钱华”,至今有两位曾孙住在杏坛,自命为永春门人。

  两“春”之间长期相斗,矛盾时有触发。最近,咏春后人商议要拍摄一部本土的功夫电影。消息一出,永春后人也提出要拍《永春小子》。平时,两派弟子经常切磋技艺,互伤情况也偶有发生。这一次国际咏春邀请赛,马东村的永春后人则因为比赛没有提及永春,而拒绝参赛。

  除了两春之争之外,单是咏春在佛山也有5个主要派系,各自之间也有恩怨。目前,不少拳派掌门人从咏春一派身上看到“内耗”的严重性,不仅主动跟其他掌门人保持好的关系,也积极在处理各自拳派的源流和分支上做出适当的调整,寄望共同发展佛山武术。“蔡李佛在海外发展同样有相当大的规模,但是我们都只认同一个祖师爷——张炎。所以,尽管每个拳馆或者分支他们所打的拳法或者套路与我们有多不同,我们并没有异议,只要大家都为蔡李佛发展共同努力就行。”佛山鸿胜馆馆长黄镇江认为,佛山武术要发展,最重要就是修好“内功”,内部团结问题都没有解决,怎么可能“打通筋脉”,继续追求向更高层次的发展。

  “不分你我他,咏春是一家。”冼国林昨日在论坛上再次强调师傅叶准的观点,希望无论是咏春还是其他流派都能够团结一致。据悉,目前各方努力降低佛山武术的“内耗”情况。佛山本土大型电视纪录片《佛山武道》正在拍摄中,由佛山市委宣传部、佛山电视台与央视联手打造。消息称,今后还会通过电影、电视剧、动画来加大佛山武术的宣传和推广。

  招式:扩充内涵

  建议:“佛山武术应结合岭南文化发展”

  昨天的论坛上,邀请了两位来自河南的武术专家——嵩山少林寺监院释延琳和登封少林鹅坡武术专修学院院长梁少宗。于是,少林模式是否能移植到佛山这一讨论多年的话题又被挑起。

  近年来,少林寺在方丈释永信的主持下,先后成立了武僧团、实业公司、影视公司等机构,对少林寺进行商业化的经营和推广。如今,少林寺所在地河南登封市拥有各类武术学校超过60所,加上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武术分支机构,使得少林寺成了国际上最大的武术人才培训和输出基地。于是,少林模式被称为中国武术产业化的模本。但是,释延琳却明确地表示:“我们的模式不一定适合佛山。佛山武术产业的发展应该结合岭南文化发展。还有一点就是,抓住机缘,如今咏春的电影一部接一部推出,正是佛山武术好时机。”释延琳介绍,少林武术在推广的过程更为注重对内涵的扩充和延伸,而这一点同样可以用到佛山武术上。叶问的系列电影推出后的轰动效应,犹如当年的《少林寺》。其实,电影《少林寺》推出前,少林寺尽管盛名仍在,但世人似乎已经渐渐忘却其功夫圣地的名头。而电影在全国各地上映后,才使少林武术雄风再起,慕名而来的海内外习武者潮水般涌入登封,登封小县随之卷起了一阵武术狂飙,并让少林武术在后来的三十年里发生巨大变化。“电影是个机会,但重要的是将咏春拳和叶问的精神、内涵结合来传播。”释延琳认为源于民间并有在海外众多传人的佛山武术,在传播上绝对比少林功夫有优势,可是一直都没有抓住机会。

  作为叶问系列电影的幕后推手,冼国林也看好佛山武术产业的前景,并且在行动——除了继续拍摄以佛山武术为题材的电影之外,还即将在西樵投资办武术学校和建影视基地等配套产业。“发展武术如果光靠武馆,已经落后了。尽管每年在西樵举办狮王争霸赛也逐渐失去新意。我们必须从更多的途径去做,影视、漫画、网络、出书等等这些最为时尚的手段都可以融入佛山武术产业发展中。”其实,佛山武术产业迟迟迈不开步子,只是当时还没有意识到,传统武术所面临的致命问题——在社会发展中城市化的迅速加剧中,失去了原本滋养武术“自然经济”的基础。传统武术的“口传心授”的“精耕细作”,无法适应商业化、标准化的操作,而大多数传统武术人,也没有为这种转化做好心理准备。所以,传统武术的边缘化是过去生活方式消失的必然产物。于是,传统武术人正在经历一场痛苦的“蝶变”。但他们如今已经在思考着如何适应这种变化。“除了认清武术产业需要杂交这个现实之外,我们不要忘记,武术本身的内涵就是丰富,拳脚功夫只是它的一部分,像跌打、按摩、药品等同样与武术息息相关。”佛山蔡李佛拳鸿胜馆馆长黄镇江希望在政府的统一规划下,佛山武术产业发展能跟上佛山城市发展速度。

  ■嘉宾语录

  “洪拳在香港也有很多门派,但是平时大家就像一家人。作为莫桂兰的养子和佛山人,我希望能够回到佛山来传授洪拳,并且多促进香港和佛山两地洪拳各流派之间的友好交流。”

  ——黄飞鸿夫人莫桂兰养子、香港宝芝林黄飞鸿健身学院院长李灿窝

  

  “澳门的咏春与佛山咏春都是源自梁赞师傅。咏春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传入澳门后,就在政府和各界支持下,得到长足的发展。而我认为佛山武术在政府的支持下,前景远大,并在不久的将来有飞跃式的发展。”

  ——澳门咏春国术馆会长李发权

  

  “动作片可以飞檐走壁,来展示武术的表演性的一面。但是在一部以某个拳种为中心的电影中,必须要将现实中的武术动作与电影动作结合,打出该拳种的韵味和特色。如叶问的系列电影中,用的就是咏春拳。”

  ——香港咏春联合会主席冼国林

  

  “佛山武术如何打响自己品牌,关键就是要找出佛山武术的差异化。要有自己的特色,才能让你做出来的事情有爆炸性,而不只是放鞭炮。”

  ——佛山1506创意园董事长邱代伦

  

  “佛山武术要走向世界,第一件事就是政府规范市场。只有当你把内功练好,再到外面展示,才能做出效果。”

  ——嵩山少林寺监院释延琳

  

  “1980年之前,登封的武术传承也是以家庭作坊的方式,在家里收徒、授徒。但当时家父在日本已经看到数百家武术学院的发展规模,决定在回国后,将武术传承规模化,制定了新的武术教育体制。

  ——登封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院长梁少宗

(责任编辑:佛山体育局外网管理员)